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博客

童趣的梦 真实的梦 无悔的梦——人生的梦

 
 
 

日志

 
 

长在北京 二十五 原创  

2013-01-27 17:26:56|  分类: 撷趣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在北京 二十五

长在北京 二十五  原创 - 追梦 - 追梦的博客

  

  报名那天我是一身学生装,兰色的。没想到上小学还得考考试,当然简单极了。我不怕,鲜鱼巷能白去吗?这样我可以上学了,离家最近的江擦胡同小学。

    前边说过学校是座老宅子,四合院,有三进。大门道一侧是和隔壁隔开的高墙,一边是门房,是学校的传达室。迎面是影壁,下了门道的台阶就站在第一进院子的东南角了。没有东厢房,却有条往二进院子的过道,很窄。二进忘了有没有东房,倒记得迎面是个门,后面要开朗得多了,显眼的是一根旗杆立在中间,东边依旧没有房子,墙边是一溜体育器材,什么爬绳啊,爬杆啊,爬梯啊,反正都不站地方。西边北边才是房子。

    好象每院都有挺粗的大树,豁亮的老房就是教室。

    女老师似乎也姓杨,成了我的第一个班主任。听我妈说,因为看见我穿得干净利落,一进学校我就成了班长。心里是什么滋味早忘光了。小学的印象也很少,只记得学校上操时全校学生分布在学校里的各个区域,连那过道里都得有学生。不过,升旗时要都集中在后院,然后再带开。

    没多久,传达室就成了我经常光顾的地方,当然都是在放学后。传达室的大爷特和气,总有一帮小子糗在他那。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和高年级的哥哥(是谁我也记不得了)一起去的。原来他们去那儿有个主要活动就是玩电话。

    电话是新鲜玩艺,从小没动过。一进去,见大家都围着电话,屋子里一片笑声。傻呵呵地凑过去:来,给你玩玩。

    接过来:拿紧了啊!

    攥紧了。听着啊!

    放在耳朵边。随着“日日”一摇,一股麻胀的感觉直通胳膊肘。顺手把电话听筒扔了。笑声再次爆发。大爷心好,抢过去听筒:得让电工修修它啦。

    原来,听筒上的电话线有块漏的,一摇电话机,电流就顺着手心麻开了。我第一次成了学长们取乐的对象。后来呢?还有时候去,却是看客了。还好,因为这些学长我却很快就融入了学校生活。

    真正印象深的是一位男老师。我在自己的另外文字《师恩难忘.一》里说到过他,也是捉弄过我的学长们把我和他扯在了一起的。

    好景不长,要搞北京十大建筑了,我们家那块儿得拆迁了,学校也是。这里要盖北京火车站。学生分散了,再开学我成了盔甲厂二小的学生,好在也不远。这回我的活动区域也转向了城墙的东南角里。

    老老实实上学,出家门往南,到水房那儿往东拐,去一段再往南,再往东过盔甲厂小学就到二学了。说起来复杂,其实能有二里地?

    放学可就没谱啦。学校后门住着个同学,他家是经常光顾的地方;盔甲厂小学南墙外还有条不知名的街,街边履着城根一片树林,西边是北京制药厂临着沟沿头的西厂区了。人们叫它“鬼子坟地”,因为那里有几座洋鬼子的坟地。其实是个小公园,里边的转椅,转伞是我们的最爱;就是回家也因为同学搭伴要选一条能共同走更长路的路线,于是,马皮厂,老钱局,抽屉胡同,四眼井,甚至是更北边的箭杆胡同都成了常走的路,因为有个回民同学住苏州胡同下坡。到胡同口他向北,我呢,往南没几步就到家了。

    那同学想起来是出奇地坏,或者说是出奇地开朗。为什么呢?他有个本家妹妹也是我们学校的,却从来不和他一块儿上下学,因为路上只要看见他妹妹,总是他带头喊“小回回,真叫坏,拿着......”。于是,明天上学他总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要么就是和同学要点吃的,从头天晚上起他被饿起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