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博客

童趣的梦 真实的梦 无悔的梦——人生的梦

 
 
 

日志

 
 

长在北京 二十七 原创  

2013-01-31 10:23:16|  分类: 撷趣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在北京 二十七

长在北京 二十七  原创 - 追梦 - 追梦的博客

 
    要搬家了,爸爸又不在家,单位派去西山了。街坊们成帮搭伙地上几处指定的地方去看房子。有花市斜街的,有建外齐家园的,有东四十条外新中街的,那里还有几个平房院,有朝外赦孤堂的。我和我妈直接到了齐家园,就是现在的永安里。两个楼群可以选择,路边对着外交公寓的永安里还有东边稍微靠里些的永安东里。因为永安里位置靠西,老百姓习惯叫西里,据说西里原来盖的也是外交公寓,不知道是因为标准不够还是为了解决大量拆迁户的住房,反正是让大家伙儿去挑了。先去的那儿,进去只略微看了看,我妈就说了:东边的什么样啊?去那儿看看吧。几个同来的姨儿也附和着。

    穿过专门为楼群供暖的锅炉房边的小夹道,就看见东里了。土气得多了。近处一看,西里楼上的阳台挺多,应该是一家一个啦,可东里一座楼上才有四个。最把角的是二号楼,却没有一号楼,只有块圈起来的工地,应该是盖一号楼的地方了。

    直接进楼,一看,靠谱。为什么?因为怕将来房租贵啊。沟沿头的平房才要两块来钱房租,这房子就是贵也比西里的便宜吧。

    我坚持要看有阳台的,上了四单元的三层,进屋,和门一边宽的过道,细看,原来一间大概一米的厕所占了门边的地方,迎面俩门,一个对着外边的门,一个对着厕所,挨着的就是一间厨房了。厨房里就个水泥池子,靠东北角还少了一块,特意出去看了一眼,楼道墙上有个铁皮盖子,打开一看,空的,随行的人说了:垃圾道。

    回来,大人们都进屋子了,跟进去一看,挺大,顶子上四条楞,说是预制板的接缝。翠绿的窗户,木头的,还有个窄门,哦,是有阳台的。

    另外那间是三块板,九米。在我的怂恿下,我妈定下了,就要前边的那间,后面的却说什么也不要了。谁知道得多少房租啊。

    出于同样的理由,好几家都在二楼选了房,其中有师大爷,有和我妈一块儿挑花的林姨,有同院老爷子的大奶奶家。

    那是58年底。家搬完了,那间房后来好几年都空着,倒成了我们玩的好地方。再后来才有人搬进来,和走马灯似的一家换一家,直到我搬出了那里。

    哦,还是交代下房租吧,大的两块七,小的一块八。和西里不同的是没有煤气也没有暖气,所以就得从建国门内的煤铺叫煤叫劈柴,真抓瞎了还得自己去用自行车驮回来。

    上学成了麻烦事。我和锅捂都买了月票,也近,齐家园上车,头道街,建外,建内,下车往里走吧,他比我走得还远点。

    那时候一出建国门南边是青年湖,湖东沿一片平房,那是建国里,再东是鸭子嘴,三道街,二道街,头道街,紧挨着的是永安里了。说是街道,其实也是被包围在菜地中间。路北呢,到这儿还都是菜地,东边的路两边才都是楼房了——外交公寓和永安里。

    头一回坐车上学心里没数,天还漆黑呢就和锅捂搭伴出了家门,得上了9路车,拖斗里没人,也不对——有个售票员。四周黑黢黢的,是售票员催我们下车。

    那时候人小也没心眼,上下车都让售票员叫。得想起来自己看着点路时却突然发现路边黑影里一片残破的门垛,这是什么地方啊?别是坐过了站吧?白天留个心眼一看,哦,就是永安里楼边上,粗大的门垛子上还有块牌儿:辅仁医院。其他建筑都拆没了,也好,它就是我们下车的标识啦,和西边的观象台一样。

    等礼拜天了,到周围去走走看看,东里东边是机床厂,路北却还都是野地呢。一条河沟斜着向西北,然后是向正北,野草和芦苇密密麻麻的,河沟的西岸上还有略微高出地面的碉堡,门朝西,枪眼都向着东北、东、东南,想来我就是在这里的枪生中降生的了。自从发现了碉堡,夏天往北去玩成了我们的最爱。河坡上的小道旁蚂蚱、蛐蛐儿、蝴蝶蹦的,叫的,飞的都有,连小鸟都不那么怕人。河坡里还断断续续种些高粱玉米什么的,赶上水大的年头都泡在水里只露出穗子招摇着。等到了东大桥,河沟也拐了个弯,不过周边的环境却是整洁多了。

    哦,忘了说了,从永安东里往东一站叫豫王坟,再前边才是大北窑。偏北些也有一些楼房,挨着的就是金属结构厂了。在当时和机床厂一样都是亚洲最大的哦。

    应该是豫王坟的石碑吧?一直在离马路不远的地方摆放着,忘了上面的碑文是什么,反正是皇上赐的。直到为盖国贸搬走结构厂才不知道搬哪儿去了。

    因为坐车,就说说汽车吧。早几年去闹市口在裱褙胡同里是可以看见公共汽车的。想必大家都看过印度电影里的老车吧?都是大鼻子的客车,门在车头后边,而车尾巴有个平台,固定着个细高的锅炉。听说的美国的道吉。那时候每每看见汽车就想什么时候自己也坐上去过过瘾,坐汽车该是什么滋味呢?后来模样改了,大鼻子没了,还挂上了拖斗,再后来改成在新的长安街上行驶了。等我来回坐车的时候汽车顶上又多了俩大橡胶气囊,有时候鼓鼓囊囊的在顶子上忽悠,有时候又瘪瘪的,真怕半道没了气被搁在路上。

    记得有一次最可笑了,我家的小座钟坏了,心里不塌实。大半夜的我爬起来穿好衣服就跑阳台上去了,爬在栏杆上朝着旁边单元一楼的窗户一个劲喊,终于把大奶奶喊答应了:几点啊?还早着呢,刚两点钟。问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后跟我说,踏踏实实睡吧,早晨叫你。就这样,那晚上我没睡好,还是早早地就和锅捂出了家门。等9路来了,上去一问,头班。回去都来不及了,走吧。

    大冬天的瑟瑟地到了我们学校门口,只有楼门口的灯亮着呢,转悠,跺脚,俩人自己笑着自己。还是上旁边的叫什么里的排子房买烤白薯去吧。黑灯瞎火地找去了,老头说:还没出炉呢,才几点啊?没辙,又在人家门外转悠。老头算是慈悲吧,挑了两块熟透的,几分钱。捧着热白薯再回学校,传达室大爷也可怜我们了,出来开了大门:楼道里呆会儿吧。等升火的工友来升炉子,我们才进了教室。好不容易有来的同学了,锅捂才又出去,他们学校也该开门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