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追梦的博客

童趣的梦 真实的梦 无悔的梦——人生的梦

 
 
 

日志

 
 

长在北京 三十  

2013-02-19 09:56:20|  分类: 撷趣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在北京  三十

长在北京  三十 - 追梦 - 追梦的博客

    上高中是住校,还算快乐的高中生活里也有可以回忆的事情。楼下的魏公村路不宽,一公里多吧,可每天天蒙蒙亮就已经是人影绰约了,那是晨练的好去处。裤衩背心的人们(大多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跑着变速,你可以仔细看看,大部分人的小腿上都绑着沙袋,自己做的,往返两个来回就是四公里。

    楼下的树影下同样可以看见影影绰绰的人影,那是有同学在背俄语单词。如果你去的是大学的操场,那儿人会多很多,有些挤挤叉叉的感觉。

    午间楼西边的篮球场是我们班男生的天下,要知道,我们班的男篮可是学校里的劲旅,甚至可以打败高年级的联队。

    午后呢,还是得去操场,那里的锻炼器材都放在露天地里,蹲杠铃和蛙跳最能练腿部肌肉了,随身带上手榴弹,单杠双杠是现成的,有的是活动空间。

    最喜欢的是上早自习。因为我们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谁会什么歌都可以自告奋勇地站到讲台边教给大家唱,象八路军军歌,象新四军军歌,......当然还有别的内容,比如大家轮流读一章《欧阳海之歌》。吃饭要排队走一里多路,一路的歌声嘹亮,真不象是在课堂里坐了四节课的样子。

    周末回家也挺特殊,不少人会跑到动物园再上车,甚至会更远。不是吗?那次我就和一个同学走着聊着居然到了阜城门。累吗?不知道。

    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西直门、阜城门突然从视线中永远地消失了,当然,绝大多数的城门都没了,留下的只有风传的故事和遗憾。

    每每走过齐白石的墓地,看着那高耸的墓碑和周围的松墙都会有不同的感觉:最初是惊讶,大家的坟墓居然是在那样荒僻的地方,接着是些微的恐惧,毕竟那里集中着一小块坟头,周边便是菜地了,以后是习以为常,即便是在全黑的夜间也敢独自经过,不就是一片坟头吗?边上不是还住着人家呢吗?

    好日子不长,一夜冲动把一切都改变了。原来在一个饭桌上抢着吃各自从家里带来的小菜的朋友一下子阶级分明啦,怒目而视,拍案而起横扫以往的和谐。索然。

    离开八年多,上高中,去内蒙,等回到永安里,模样已经大变了,唯一不变的是东里的楼群和老街坊,只是都有些老态了。

    老天也来凑热闹,唐山一场大地震,把北京人都赶上了街——好在当时路边还有相当宽绰的空地,于是一天的工夫就被地震棚挤得满满荡荡的啦。

    我喜欢北京人,不仅因为我是北京人,而是因为在关键时刻北京人总会让人看见不一般的东西——大度、关爱与和谐。

    爸爸单位有条件,没到中午一辆小货车拉着木方和苫布来了,街坊们还在观望,我爸发话啦:别楞着,都上把手,棚子里应该可以住几家的。于是楼下的大叔伸手了,楼上的老师也动手了,个儿来钟头工夫一个二十几米的大棚子便立在了路边。在我爸的邀请下,一家一块区域,几张简易床铺分别占据了各自的位置,起哄一样的淫雨也没了办法。后来和周围的比了下,我们的应该是很具规模的了。

    就是在地震棚里,我又一次体会了我爸、我妈的用心。

    班还得上,日子还得过,那时候自行车是我的交通工具。骑上四处转转,寻找地震的痕迹,没有,除了满大街的地震棚。巧的是小学同学偏偏在这时候给我介绍了个女朋友,而且就象注定了似的,我妈不放心她住在工厂的宿舍,她妈一拍即合,于是我和爸爸住楼上,房子中间倒立着个啤酒瓶子,我妈和她住地震棚,每天早上上楼吃了早点再去上班。我爸的话把儿也落下了:几十年啦,他也没这样给我做过早点哪。也是天注定的吧,而今我们也已经共同生活了几十年了。

    地铁一号线开挖,整条马路开膛破肚,苏联的吉尔汽车顺着陡坡爬上爬下,好不容易熬着,看着挖到施工的深度,然后就是下钢材,下水泥,结构,回填,恢复路面,好不容易盼着完工,却只留下个通风口,里面什么样还是不知道。带着遗憾我搬家了。不过,还是看到了建国饭店的兴建,金属结构厂的迁移和向东一路上的大卡车往返着忙碌着拉运国贸地基的渣土。

    劲松东口是交通要道。可你知道当时它是什么样吗?从大北窑往南一拐和我小时候到那里玩时变化不大,等过了双井路口就会让人想到是到乡下了,窄窄的马路旁茂密的柳树,窜天的杨树,土路沟里的水,垫在脚下的碎砖头,让人想的的确是乡下,是垂杨柳真是名副其实。往南的路是向南出京的要道,往东是死胡同,西边的劲松小区却很壮观,不象现在看着显得委琐了很多了。那已经易主的王府井百货处原来是条小河沟,我家的獭兔就是吃着那里的嫩草走完它的生命旅程的,而我的闺女也是在东边只有一小截的马路上学会的自行车。而且该隆重提小的是,我家的獭兔还有个极其风光的墓地——劲松桥东北角下的花圃。愿它安息。哈哈!

    好了,现在的北京我这老北京已经不认识了,连相处了几十年的北京人也有点不认识了。不能再写了,因为年轻人比我更熟知她。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